2015年10月12日

起那一段河道裏不一樣的冬天的風景


如今,幾十年過去了,每每走在冬天的曠野,面對颼颼寒風中微微顫抖的枯草,面對荒蕪淒涼的田野,我就會想起家鄉那條小河,那一河的綠色令我難以忘懷,也常常令我對冬天懷有一種感動和敬仰。

在人們慣常的印象裏,冬天沒有春光的旖旎明媚,沒有夏日的熱情似火,更沒有秋天的碩果累累。冬天是冷寂的、蕭條的、荒涼的,她缺少生機,就像一個垂暮之人,不但沒有激情,缺乏活力,甚至連生命似乎也在旦夕之間,脆弱不堪。然而,想到那一河的綠色,我覺得,冬天所有的枯萎、衰敗和蕭條,只是一種表象。冬天裏,草木、河流、山川大地,都在耐心地、積極地等待,等待春江水暖,等待冰消雪融,等待生命怒放的最美麗的那一刻。只要有一線希望,他們就會蓬勃出盎然生機,就像那溫泉旁邊的河道裏的水草,泉水匯流到河道裏,它攜帶的那一點溫熱到了冬天冰冷的河水裏,還能有多少溫度,還能有幾絲暖意?然而,就是憑著那一丁點的熱量,那些生長在河道裏的水草就守住了生命的本色,展現出別樣的風采。

我想,不單是那河道裏的水草,冬天的萬物都在積極地准備著,醞釀著,等待展現生命美好的時機。掘開冰凍的地塊,下面的泥土依然松軟肥沃,翻開枯草地下的根須,新鮮的嫩公開大學 學位芽正在泥土中伸展腰肢,在等待新的輪回。這不禁使我想起,有一年冬天,在和夥伴們玩耍時,把村邊一處地畔上厚厚的荒草點著了。在荒草燃過後的灰燼裏,我居然發現絲絲草根旁邊無不生長著細細的,點狀的綠芽。那豈不是生命的綠色在冬天的湧動麼?

萬物如此,人生依然。縱觀曆史的長河,大凡成大事者,亦無不是積極樂觀地面對逆境的考驗,等待時機的成熟,最終迎來燦爛的朝霞。老子在《道德經》裏告誡世人,“知其雄,守其雌,為天下奚。”這是一種處世哲學,也是一種修養和品質。冬天,面對自然條件的嚴酷和苛刻,不慕春光,不羨夏花,不妒秋實,放低姿態,積極醞釀,等待生命怒放的時機。這不也是“知雄守雌”的自信和堅強,不也是一種可貴的品質?

下雨了,這兩三天一直陰沉的天空終於忍不住地哭了,據氣象局說要下五天,沒有掩實的窗,溜進了一縷秋風,透著一絲冷光。家鄉的城市是從水中爬起來的,時間久了,我有點懷念從前的生活,無憂無慮,可以躲在爸爸媽媽的身後。

人,總歸是需要要長大的,就像下雨天總會有些需要出去找感覺的人。這些人有失戀、感傷、醒悟、困惑、激動的,甚至是沒有理由。我可能就是後者,純屬出來走走,沒有帶傘,在路上更樂觀面對困難能感受出秋風的真實感,像是女人柔軟的手,纏繞在我裸露的肌膚,冷若冰霜,那麼的真切。就算調皮的雲彩不肯放過天空,總是堅持的陽光也不會敗給它們,我仿佛能從雲雨中看到太陽,她的氣息厚重,牢牢把控著一切。我相信終有放晴的那一天,就像我相信太陽一樣。  


Posted by 吉は笑顔を引っ at 16:16Comments(0)
QRコード
QRCODE
庄内・村山・新庄・置賜の情報はコチラ!

山形情報ガイド・んだ!ブログ

アクセスカウンタ
読者登録
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、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。解除は→こちら
現在の読者数 0人
プロフィール
吉は笑顔を引っ